对九城59家企业调查:破解融资难还需齐用力

2018-07-30 20:36来源:未知

  破解融资难,还需齐用力(特别报道)——对九城市59家企业融资成本的调查(下)

  在化解企业担保难、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信息不对称等方面,政府这只“手”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走进重庆高新区的高圣生物医药公司实验室,科研人员正在操作一台台高分子仪器设备,加紧新型手足口病多肽疫苗的研究。“我们一直是以自有资金循环流动来保证企业发展,但现在生物疫苗和基因检测市场缺口巨大,公司迫切需要加大研发投入。”高圣生物董事长周勇告诉记者,去年公司开始将主要精力投入一种新型手足口病多肽疫苗的研究,这项技术对儿童手足口病的预防和治疗有广阔应用前景,但项目推进中的大量资金投入,使高圣药剂遭遇融资“瓶颈”,公司只好四处找银行借钱。

  新药研发属于高投入高风险行业,虽然多家银行看好生命科学领域发展前景,但目前银行系统对于“专利技术”“知识产权”“生命科学”等高新技术成果缺乏价值认定标准,高圣生物“求贷无门”。

  “由于没有足值抵押资产,我们向多家银行申请抵押贷款都没成功。最困难的时候是今年初,我们连购买常用实验材料的钱都没了,日常研发工作眼看就会立即陷入停滞,资金面临缺口,成为公司发展的‘拦路虎’。”周勇说。

  恰在此时,重庆市针对科创型企业推出的知识价值信用贷款试点政策扩至高圣生物所在地九龙坡区,周勇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递交了申请,不到一个星期,就拿到了重庆农商行发放的120万元贷款。

  “不要抵押担保、没有层层审批,一下子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周勇告诉记者,公司将贷款资金主要用于采购生物实验试剂盒、血清及相关培养基、细胞培养板、培养瓶等实验所需材料,并进一步推促与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马克院士关于手足口病新型疫苗的研发合作,让相关疫苗和药剂研发取得较快进展。

  重庆银监局副局长胡蓉介绍,高圣生物获得的这种无担保无抵押贷款名叫“科技型企业知识价值信用贷款”,是去年5月在重庆市科委、银监局等多部门联合推动下设立的,能够较好地适应科技型企业“轻资产、重创新”的特点,有效破解这类企业融资难。

  “科技企业有发展前景,我们很看好;政府有政策支持,打破传统贷款评价机制对银行的束缚,我们很轻松;再加上知识价值信用贷款风险补偿基金给予担保和补偿,我们很放心。”重庆农商行董事长刘建忠对记者说,这种贷款政策最大的优势之一是风险分担机制,相当于政府资金为科技型企业担保,贷款损失本金80%由政府成立的信用担保基金承担,银行仅承担20%损失。此外,这种贷款严格执行基准利率,无其他费用,企业融资成本被有效降低。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目前在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领域,仍有不少难题是银行和企业无力解决的,客观上加剧了融资难、融资贵现象,迫切需要政府这只“手”相助。除了直接出钱,银行和企业还希望政府部门在解决信息不对称方面加把力。

  “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信息不对称,导致每笔贷款的交易费用很高,加上很多信息查询困难,因此,发放同样数量的贷款,中小企业信息收集、调研、分析、决策的费用一般是大企业费用的6至8倍。”中国银行湖州分行行长杨水平认为,银企信息不对称是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原因之一。

  针对这种情况,不少地方政府和银行已开始着手打通“信息孤岛”。江苏常州银监分局局长陈惠莲告诉记者,去年常州市政府主导创新推出了地方企业征信服务平台、常州市金融服务平台、创新创优服务平台,着力解决融资供需调节和企业征信不对称问题。

  建设银行重庆分行普惠部副总经理王娅说,该行已在政府部门配合下推出“小微快贷”系列产品,通过整合企业及企业主个人的工商、税务等各类信息,运用大数据技术,更全面、更准确地为小微企业“画像”,实现系统自动审批。

  调研中,很多银行和企业认为,宏观政策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有助于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据介绍,“紧货币+强社融”的融资特征日益明显,银行贷款投放受规模约束,低成本资金组织面临困难,多元化融资渠道尚未健全,信贷资金不能完全满足市场需求。一方面是贷款发放受到政策约束,另一方面,在社会融资成本整体上升背景下,银行获得存款也并不容易。

  银行人士纷纷反映,受到资管新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去杠杆配套等多重政策影响,银行的信贷增长空间有限,资金价格上涨,带来企业融资成本抬升。

  杨水平说,现在对公存款也是竞争性的,哪家银行存款利率出价高,哪家就能拿到存款,能拿到的对公存款利率基本上要加码40%—50%,个人存款理财化趋势明显,理财产品收益率也在上行,较高的可到5%左右。银行还要和券商竞争上市公司的募集资金存款,利率能高达6%左右。存款奇货可居,成本上升,必然带动贷款利率走高。

  针对今年以来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上升的趋势,近期相关信贷政策已在进行适当调整,以有效改善企业融资的政策环境。

  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随即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加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引导金融机构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信贷投放。

  7月5日起,中国人民银行下调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同时,下调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2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兴业银行重庆分行中小企业部副总经理樊玉霞说,在防风险攻坚战的背景下,“放水”也不足取,如何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点显得尤为关键。在结构性去杠杆的同时,还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扶持力度,既防范金融风险,又保持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通过“结构性去杠杆”政策调控,使经济运行更加健康向好。

  陈惠莲建议,当下,货币政策应充分考虑银行贷款规模趋紧的实际和表外业务回归对贷款规模产生的较大挤占效应,在信贷规模管控方面加大政策执行的弹性,在推进缩表政策时兼顾信贷投放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

  四川永强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章元强说,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企业也要逐步降杠杆。在经济结构性去杠杆大潮中,企业必须高度重视自身流动性风险管控,未雨绸缪,尽可能使资产负债的期限匹配。

  “银行是卖绸的,企业是穿布的。”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不少企业认为,银行产品、服务供给跟企业的实际需求还存在错位现象,期待银行的创新步伐及时跟上企业的需求变化。

  ——贷款要能“进门”。过去,能跨过银行信贷门槛的企业往往是“幸运儿”,横在企业面前的高低障碍物,只要有一项没跨过就拿不到贷款。其中既有企业自身原因,也有一部分是由于银行不能全面了解企业经营和风险状况,风控手段单一。

  四川银监局副局长童梦介绍,在面临融资难的小微企业中,“缺信用”“缺信息”“缺增信”的问题较突出。这一方面是部分企业管理粗放,财务制度不健全,难以通过银行机构的授信审批。另一方面,一些银行主动作为也不够,难以真实把握企业的信用、履约状况。

  ——产品要更“贴心”,以适应企业的灵活用款方式。银行往往出于风险控制的要求,限定贷款流向,但是企业经营模式多样,资金用途各异,会陷入即使有贷款也没法用的窘境。

  常州伟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秘曹红辉告诉记者,现在流动资金贷款只能定向支付给供应商,不能用于发放工资,也不能支付企业咨询费,其实在企业看来,这都属于流动资金范围。“而且这些贷款必须在2天内付出去,但企业付款是有周期和节奏的,希望贷款使用方式能更灵活。”曹红辉说。

  ——服务要更“合拍”,能满足企业对贷款的时效要求。四川成都鼎胜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贺胜虹说,贷款成本中还要考虑时间成本。流动资金贷款期限基本上都是1年期,贷款到手需要时间,还款时要提前1个月回笼资金,续贷手续办理一般在15—60天不等。实际使用时间只有10个月,有的会更短。这期间,企业只能去市场上筹资,过桥成本很高。

  采访中,企业普遍认为,银行服务要满足企业融资需求,关键还在于主动作为和持续创新。

  四川妙杏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樊甫说,公司作为农业项目的企业,过去缺乏银行认可的房产、担保公司担保等抵押担保物,难以获得贷款。近年来,随着产权制度改革的实施,银行也不断进行产品创新,公司以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和林木(竹果)权为抵押,累计获得成都农商银行彭州支行590万元贷款支持,融资成本也从过去的10%左右降低到6%左右。

  童梦告诉记者,四川银监局致力于加强银企之间信息互通,已连续5年指导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银企对接活动,并探索建立线上银企对接系统。鼓励银行业机构利用政府部门搭建的各类平台,将知识产权、应收账款、订单等纳入担保范围。

  “与企业合作,银行一定要了解企业的经营情况,长期知根知底。”江苏沃尔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力说,现在银行对中小企业越来越重视,特别是有发展前景的制造业中小企业。企业也需要更多融资方式,沃尔夫公司最近尝试以融资租赁方式开展成套设备销售,很多设备卖到了贵州,但那边的银行做不了这种业务。制造业企业利润薄,只有创新金融手段,才能把成本降下来,盼望银行能为企业提供更多创新型服务。

  “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存在着短、急、快的特点,我们努力完善一站式服务,简化贷款操作流程,提高业务运作效率。”浙江长兴农商行董事长吴明安说,目前,该行已对支行实行等级管理,一类支行对公授信权限额度可以达到800万元,由此缩短了决策链,减少小微企业贷款授信审批环节,同时要求支行权限范围内的贷款在2天内完成审批,上报总行的审批要求3个工作日内完成审查和审批工作。

  针对“过桥”资金抬高融资成本的问题,商业银行也在积极探索解决途径。在常州,多家银行推出了“免还续贷”产品,降低企业资金周转成本,华夏银行常州分行“年审贷”、民生银行常州支行转期贷、循环贷、一般续授信和兴业银行常州分行全额续贷产品“连连贷”等,均实现到期转贷无缝对接,解决小微企业资金周转压力。

作者:admin